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侦探调查服务

product clas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金环商务花园办公楼5楼
电话:133-8618-8007
商务调查

当前位置:上海侦探 > 商务调查 >

上海市私家侦探|豪爽男人为何对"婊子"情有独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21-09-22

上海市私家侦探|豪爽男人为何对"婊子"情有独钟

夜场这行,新陈代谢特别快,五星级夜总会也不例外。

 

一是从业人员普遍吃青春饭的缘故。二是随时都有“金丝雀”成功入笼。三是优质“产品”可遇不可求,总有竞争对手高价挖墙脚。

 

我能混进来,也是运气好。

 

恰逢两个资深妈咪带着手下红牌姑娘跳槽,连带着流失一票客源。各部主管费尽心思招纳来一批新鲜美女稳固老客,必须安排有经验的妈咪带领。

 

我年龄不大,但十几岁就混迹江湖讨生活,不敢说手段多么高超,但察言观色、随机应变的本事还是在线的;再加上嘴皮子伶俐,待手下姑娘仗义也圈内有名。

 

所以,虽没有高端夜场工作经验,整体素质却已足够匹配。再加上托了点关系,硬性要求自然相对降低。

 

我进来后负责公关部一个小组里面的小分组,上面还有组长,副部长,部长。

 

部长是个30岁左右的御姐,公司元老级人物,也是从低层妈咪做起,如今算是正而八经的管理层,可以从部门整体业绩里拿提成。逢大事才出面,平时只在每周例会时讲几句。

 

副部长统管资源调配、奖惩措施、沟通组长和和小组长,随时掌握“公主”、少爷和小姐的工作情况;组长们自然就是一线“妈咪”,安排客户娱乐的同时兼任“拉皮条”。

 

当时,我手下8个姑娘,三个大学生,三个职校生,还有两个做过酒吧“小蜜蜂”。“小蜜蜂”是之前就认识,其余人彼此素昧平生。

 

好在混夜场的人都没有性格内向的,一起吃几次宵夜后,也就熟悉起来。

 

然而,能成为真闺蜜的依然是分裂出来的小团体,很多时候真闺蜜关系并不在同一个组内。

 

毕竟人和人接触越多才能越发了解,并肩作战的次数越多,感情才会越来越深;而小姐们之间能不能并肩作战,决定权全在客人手上。

 

图片

 

我以前所在的场子管理松散,一到散场发小费时,瞬间会冒出好几个敬过一轮酒就失踪了的妈咪,搞得客人很尴尬,即使发了心里也不爽。

 

现在的公司明确规定,客人定房单写的是谁,包间提成就算在谁身上;小姐不管是哪个组哪个部,只能由一个妈咪领进房安排,一个妈咪拿小费。妈咪不能串房,不能增加客人的隐形消费压力。

 

所以,我们妈咪之间每天都要“借人”“调人”。有时候一个房内有公关部几个组的人,还会穿插着演艺部演员模特。

 

闺蜜们如果被同一个房挑中,那绝对能默契配合,迅速热场,互助共赢;一唱一和地哄客人多多喝酒,快快喝上头,就能快点收场且多拿小费。

 

如果是不太熟悉的人被分配到一起,场子热起来就要稍慢一点,但配合度一样很高。一个陪玩骰子时,另一个悄悄递个眼色比个手势再正常不过。

 

哪怕死对头或者有矛盾的人分到同一包间,哪怕开包间的客户是其中一个的老相好也无妨,她们各自心里都有数。

 

不会打配合互助,但也不会摆脸色或故意挖坑灌酒。相反,越是有矛盾,越会刻意扮作好姐妹。演技之夸张,令我敬佩。

 

当然,占据优势一方免不了暗戳戳地抢抢风头,尽在与金主的撒娇撒痴打情骂俏间。金主丝毫看不出女人们的明潮暗涌,反而觉得这种故意“吃醋”很可爱。

 

每一行都有规则和潜规则,但夜场这行遵守潜规则的远比遵守规则多。

 

比如,纸面规定是迟到半小时,当天台费加倍;每月缺勤超过三天,扣一次包间提成;连续两个月完不成订房任务,辞退,5000元的入职押金不退;不得把自己定下的包间转移给别人,一旦发现双方都罚款2000-3000。

 

其实,只要部长和副总不来清查,从副部长到组长,对这些都睁只眼闭只眼。

 

迟到缺勤,提前请假就没事,一般都会允许;“公主”小姐之间把自己定的房转给闺蜜完成任务的情况不要太多。

 

毕竟做夜场又不是体制内,太严苛了只会逼反逼退,大家出来都为求财,和气才能生财。

 

图片

 

潜规则主要有三点。

 

一,不把私下矛盾摆上台面牵扯金主,是基本的职业道德。

 

毕竟金主是来寻欢作乐,不是来为谁主持公道的。让金主不爽,小费发得不大方,利益损失的不止一个人,是一房人。

 

谁挑起矛头,谁就是众矢之的。

 

二,不越级打小报告,维持好各方关系,是立身之本。

 

不管私底下撕得多么难看,被欺负得多么可怜,要么想办法调节,要么忍气吞声。具体情况最多抵达“妈咪”这层,“妈咪”们也不会上报。

 

上报不止得罪人,还会落得个“管理不力”的罪名。我们才不干这种既麻烦又两边不讨好的事。

 

曾经演艺部有个女孩人长得惊艳,舞又跳得好,还能坚守底线从来不出台。

 

男人总会惦记不容易吃到嘴的嘛,这是改不了的劣根性。她一时间炙手可热,业绩一马当先。

 

可能是自诩“出淤泥而不染”吧,她总是一副谁都瞧不上的骄傲模样,还有点“被迫害妄想”。总觉得人人都嫉妒她不用出台就能拿许多小费,随时随地都在针对她。于是稍有不顺心,就越过妈咪去找副部长评理。

 

那会儿她红,冲她来的有钱人多,夜总会又是个利益至上的名利场,副部长和妈咪明面上都护着她,旁人也就“惹不起躲得起”。

 

没遇到事儿的时候,谁也不至于给她使绊子;但真遇到事儿了,就是另一副光景。

 

上海市私家侦探,她坐一个道上大哥的台,大哥一见倾心,非要带她出去“吃宵夜”;她百般推脱,连“大姨妈”都请了出来,也没浇熄大哥的欲火。

 

一屋人,都知道这位大哥在床上折腾女人有怪癖,喜欢用点别出心裁的道具。

 

之前另一个组有姑娘他被看上,那姑娘一贯是出台的,饶是身经百战也战战兢兢却不敢应承也不敢拒绝。

 

所幸她性格直爽,处事大方,平时人缘处得不错,有“妈咪”替她说话,有“公主”帮她劝解,有姐妹为她挡酒,众人齐心协力将大哥灌翻,最后什么也没搞成。

 

此刻,轮到演艺部这位,一屋人齐刷刷地视而不见。

 

唯一的救星是包间“公主”,那大哥向来唤那“公主”为“小妹”,两人颇为熟悉,这房间也是大哥定给“公主”的。若是“公主”能开口劝一劝,说不定大哥就此迈下台阶。

 

但演艺部那姑娘平日里和“公主”没有任何交情,“公主”始终一副隔岸观火的姿态;少爷也闲坐一边,根本没有溜出去将情况告知她的“妈咪”。

 

她情急之下当场跪了下来。痛哭流涕地说自己还是处女,求大哥放过她。

 

大哥极为败兴,碍于和公司老总的关系又不好闹事,但面子必须得捡起来。思虑几秒,传来一瓶烈性威士忌让她当场干掉,今晚之事才能翻篇。

 

有小可爱肯定会问:“她可以转头就走啊,公众场合大哥也不能拿她怎么样,凭什么要这么屈辱?”

 

呵呵,说这话的估计从没接触过真正的阴暗。

 

你们不了解底细,但混夜场的谁心里能没点数?哪怕没体验过,也都听闻或见识过那帮人对“不给面子”之人的报复手段。

 

明的不行来暗的,从来没有怜香惜玉之说。

 

那瓶酒56度,550ml,喝完不死也得酒精中毒去住院。

 

姑娘深知无计可施,无处求援,像烈士就义般接过酒瓶,闭目仰头灌下,喝一口就喷射而出,干呕不止,呕完挣扎着又喝……

 

其情状着实可怜,一屋人依然没一个替她说一句好话,更不会有人代她喝一杯。

 

喝到一大半时,她已眼神涣散,表情呆滞,动作机械,似乎费尽力气才能将酒瓶举到嘴边,好不容易吞进去了,马上又吐出来。再喝再吐。

 

她的“妈咪”闻讯赶来时,她已变成一滩烂泥,醉倒在一地秽物里人事不省,没有一个人主动上前扶一把。

 

周围所有人的神色都很清晰,没有幸灾乐祸的嘲讽,也没有唇亡齿寒的怜悯,只有淡漠如水的平静,那是对待陌生人的戒备距离。

 

后来,她连押金都不要就消失了,听带过她的“妈咪”说,办了休学回了老家。估计是那次留下的阴影太惨重,也害怕大哥想起来就算后账吧。


图片

 

三,为男人争风吃醋,利用恩客的势力去报复姐妹,是圈内大忌。

 

夜总会里,不管是“公主”还是小姐,出台理念都可以概括为三大类。

 

第一种:明码标价,多多益善。不挑客,只认钱,从不抱着被“纳妾”的幻想。

 

第二种:崇尚自由,不愿被任何一个男人圈养,一向随心而为,随缘出台。

 

眼光还挺挑剔,素质太差的男人入不了眼。

 

第三种:爱惜羽毛,谋划长远,极少出台,极其挑客。一心为“二奶”之位做铺垫。

 

然而,多大的官,多牛叉的道上大哥,她们一律保持距离。

 

毕竟当官的容易翻船,一朝覆没财产充公,蝇营狗苟公诸于世,自己不但竹篮打水一场空,丢尽颜面,还可能受牵连被调查祖宗十八代。

 

如果在没翻船的情况下不小心将关系搞僵,更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他们甚至不用明确指示,手下走卒很可能就心领神会地让一个毫无背景的女人走投无路。

 

道上大哥呢,更容易翻船不说,卖命钱赚多了压力也大,看似心平气和,实则阴晴不定。

 

喜欢的时候的确出手大方宠上天,可一不小心说错一句话,顷刻间便能翻脸无情,轻则扫地出门,净身出户;重则喂点让人摆不脱的“饲料”,留给手下当玩物。

 

综合权衡,只有跟定做大生意的商贾风险系数最低,回报率最高。

 

哪怕房子车子一开始不在自己名下吧,但只要安安份份跟几年,转名可能性极大,还能借助他们的人脉资源拓展事业。

 

即使闹崩了,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商贾最是精于算计,不爱欠人情惹麻烦,通常选择息事宁人,就当做赔了一桩生意。好聚好散的概率最高。

 

来夜总会的男人,看夜总会里的女人是一件件标价售卖的商品;夜总会里的女人,看他们也不过是一台台人形提款机。

 

情感是可以用金钱量化的,情意是可以用金钱催发的。买卖双方都有一种天然的默契度——我懂你的故作矜持,你懂我的图谋不轨。

 

图片

 

这三类女子都很年轻,都不超过22岁。

 

她们分析起客户时头脑清醒,心机深沉,似乎参透世事;但工作之外,我又觉得她们可以用头脑简单,天真莽撞来定义。

 

她们从不自诩断情绝爱。相反,她们都热衷于谈恋爱,跟工作场所之外的男孩恋爱。

 

她们有正牌男友,会投入地感受恋爱中每一点情绪,但是男友换得很勤。男友要么在网上认识,要么是别家大学的学生。

 

同时,也享受备胎的追捧,享受与男神的暧昧,每天叽叽喳喳的分享撩汉心得,交换客户信息,给小费大不大方,性情喜好之类。

 

每个混迹夜场的女孩都是情场高手。她们从不对男友隐瞒自己兼职在夜总会,男友却都相信她们是洁身自好的“白莲”;备胎和暧昧对象则全然不知。

 

大概是逢场作戏久了,情感触觉日渐麻木,急切填充一些正常的感情体验,才不至沦为行尸走肉。只可惜,大多数时候,她们都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第三类如果成功被包养,通常会主动斩断除金主外一切暧昧关系。

 

将纷扰纠葛清理干净,是“从良”的职业守则,也是聪明的自保之策。朝夕相处,身份转变,对金主动情也在所难免。

 

除此之外,这三类都有一个共同点——跟“零售”型恩客保持暧昧关系,甚至转化为友情,但绝不会动真情。

 

毕竟,这类“恩客”都热衷于“尝鲜”,不可能专一。

 

上海市私家侦探,在她们心里,男人喝酒上头时的甜言蜜语与姐妹情义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这次点我,下次点我闺蜜;这回睡我,下回睡我闺蜜,在工作中是多么正常的事情。三个人见面还会互相打趣。

 

就算睡了不算闺蜜的同事,大家心知肚明,也没什么好尴尬的。

 

为恩客争风吃醋,在圈内是注定被嘲笑的。所有人都默认,对一个只把自己当玩物的嫖客动心,无异于自取其辱。

 

习惯生活在青天白日下的人,不会理解行走在黑夜之中之人的观念,也许看我们都是思维颠倒错乱的一群边缘份子,只有深入过其间,才能真切理解。

 

当时的我,就非常认可这项“潜规则”。处在我当时的位置,哪怕只有微不足道的权力,也更喜欢敬业的员工,能把工作和生活分得明明白白。

返回列表

上一篇:上海侦探|为什么睡过的男女,女人更容易嫉妒

下一篇:没有了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金环商务花园办公楼5楼电话:133-8618-8007微信:133-8618-8007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23 版权所有上海侦探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