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律师资讯 > 离婚律师知识 >

上海律师门头沟法院对近三年来劳务合同纠纷案
发布时间:2022-09-19 21:00

上海律师劳动合同纠纷是民事审判实践中较为常见的纠纷类型。此类纠纷的原告多为农民工。随着农民工权益日益受到重视,处理此类案件对于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具有重要意义。为更好化解劳动争议,门头沟法院对近三年劳动合同纠纷审理情况进行调查,发现此类案件在审理过程中存在五个难点:

首先,诉讼主体多为外国人劳务合同纠纷,送达困难。由于人员流动方便、频繁,农民工多为从农村到城市的农民工,其用人单位一般在外地承包工程。提供劳务的农民工被用人单位聘用后,不知道用人单位的身份信息、联系方式和具体地址。争议发生后,劳务提供者无法为用人单位提供有效的服务方式,导致法院受理。交货困难。由于送达公告必须提供被送达人的身份信息,如果农民工不能提供被告人的身份资料,法院就不能采用公务送达的形式,导案件败诉进步。其次,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大多存在瑕疵,难以认定事实。

在劳动合同纠纷案件中,一方多为“承包方”,另一方多为农民工。他们对在经济交流活动中保存证据知之甚少。发生纠纷,向法院提起诉讼后,能够提交的证据数量很少。另外,由于双方通常只口头协商用工事宜,并没有签订内容较为规范的书面合同,因此双方只对拖欠的劳务费做出口头承诺,提供的证据大多是由当事人单方面出具的。自己一方或有缺陷的借条;在申请证人出庭时,由于证人对其有利害关系,或者表达能力有限,陈述前后矛盾甚至相互矛盾,导致证人证言的证言薄弱。由于受雇方往往处于弱势地位,其他文件证据的保留较少。这些都增加了法官查明事实的难度。

劳务合同纠纷_劳务纠纷案例_劳务分包 纠纷

第三,当事人的诉讼能力较弱,法官难以解释。在绝大多数劳动合同纠纷中,双方当事人法律意识​​淡薄。往往出于诉讼费用的考虑,或对诉讼活动缺乏必要的了解,委托律师、法律顾问等具有专业法律知识的代理人参与。诉讼比例仅为20%左右,这就使得法官需要对包括接收起诉材料、应诉答辩、收集证据、参加庭审等在内的法律规定进行反复说明,以及诉讼的范围。解释扩大;法律认识存在偏差,容易对不利于己方的审判程序产生反感和抵触,甚至质疑法官的审判思维和公正判决,法官解释难度加大.

第四,分包关系比较混乱,难以确定诉讼标的。由于工程承包的不规范,存在大量的非法分包、挂靠行为。农民工只专注于提供劳务,一般不知道谁是实际用人单位。一旦发生纠纷,将由原介绍人或领班或班长向法院提起诉讼,但诉讼标的不一定合格。移民工人不一定是谈判就业问题的真正雇主。劳务提供者在接受用工时往往不核实用人单位的身份,也不知道用人单位的实际身份。上海律师即使能认出雇主,也不知道雇主的真实姓名,这直接为日后的纠纷埋下隐患。 .

五是用人单位经常以合同方未支付工程费为由拒绝支付劳务费,致使案件难以自动履行。在诉讼中,雇主经常以承包商未支付工资或工人提供的劳务质量存在问题为由拒绝向工人支付劳务费用。有的用人单位在应诉时比较配合,同意与农民工协商解决纠纷,但支付劳动报酬的前提是合同方支付工程费用,导致即使调解或退出诉讼案件,案子无法真正落实。 ,农民工还是要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认为,针对上述劳动合同纠纷审理中的“五难”,提出以下建议:

首先是审前合理的解释。开庭前,法院对原告在立案过程中提交的证据和诉讼标的进行初步审查,及时向当事人说明证据不足和诉讼标的错误的不利后果,并说明证人证言、视听资料等证据材料。 法定证明形式,说明证人无正当理由需要出庭作证,视听资料必须编成书面形式并记录在案。向法院提交之前的光盘,以便及时消除当事人的顾虑和不理解,尽量避免因不了解诉讼程序而引起的问题。因工作疏忽导致的多次开庭、升级甚至转移矛盾,以促进审判质量和效率的提高。

第二,在庭审过程中尽一切努力进行调解。针对日益增多的劳动合同纠纷,法官应将调解贯穿审判全过程,多解释风险,多做工作,让更多的劳动合同纠纷在诉前调解阶段顺利调解,减轻诉讼负担。同时,法院应更加体谅当事人法律咨询免费,尽量减少诉讼环节,提高办案效率,必要时采取财产保全、先行执行等相应措施,防止损害当事人利益。三是试用后耐心解释。对于因证据不足或者诉讼主体不称职而被依法驳回的案件,法官应当在宣判后耐心说明判决理由,并适当开展有针对性的解释分析工作,使当事人可以提起诉讼,真正做到“结案、了事、结了”,调解解决的案件,鼓励用人单位自动履行,维护合法权益。的农民工将得到保障。

四是加强法律宣传。法院要加强与辖区村委会、居委会等基层组织的合作,定期开展群众普法工作,向辖区群众强调书面合同的重要性,说明有关必要的合同条款,并提醒双方已确认的协议、借条等证据。重要性门头沟法院对近三年来劳务合同纠纷案件审理情况进行调研(图),及时对账并在完成后以书面形式确认。上海律师五是强化服务意识,利用司法建议等形式,积极向有关部门反映并及时提出规范性建议,“外商承包”行为不规范、监管不力等问题类似案件的相关部门。推动有关部门预防和解决劳动合同纠纷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努力建立健全司法参与机制,努力提升法律效力。